366彩票-366彩票官网

您所在的位置 > 366彩票 > 球星体育用品 >
球星体育用品Company News
366彩票网-今日十佳球丨小乔丹和巴特勒在社交媒
发布时间: 2019-02-02 来源:阿诚 点击次数:
网址:http://www.is366.com
网站:366彩票

   “他不害怕这样的时刻,他想持球在手,他打球非常努力,他是一个非常好的队友,”库班说,“他的领导能力,他想学习和承担这个角色,他为了得到反馈会一直跟德克-诺维茨基交流。” 根据《沃斯堡明星电讯报》记者Dwain Price的报道,小牛老板马克-库班希望哈里森-巴恩斯成长为球队下一个超级球星。 巴特勒和小乔丹都是在休斯敦出生的,两人今年夏天还在美国男篮国家队当过队友。 推出新的栏目【NBA今日头条】!每日推送NBA场上场下最热门的新闻事件!并且会在每条新闻事件下面,我们篮球时间BallBameTime-BGT也会做出评价,您也可以做出专属于你的评价,可以写在下方留言处! 事情是由巴特勒先挑起来的。巴特勒在Instagram上发了一张小乔丹小时候过生日的照片,并写道:“今晚你换防到我手上的时候我就会笑成这样。” 今天在接受采访时,凯文-杜兰特表示他并不喜欢菲尔-杰克逊将詹姆斯的生意合作伙伴Maverick Carter称作是“随从(posse)”。 小乔丹看到后也不甘示弱,马上还击。他发了一张巴特勒的光头照,并写道:“我今晚的防守会让吉米紧张到头发再次掉光……” “在全国直播的比赛上,我的一个主要目标就是确保让人们想到76人时,他们想到的不是输球或其他的东西,所以我想改变这一点,”恩比德说,“上次我没改变这一点,所以我赛后很生气。不过那场比赛可能是我今天第一节就打得很好的原因,我就是想要统治比赛……” 小牛主帅里克-卡莱尔说:“德克缺阵对巴恩斯来说是一个宝贵的经历,承担这样的责任,这不容易,他接受了这样的机会,我们在7月初就谈过,会有这样的情况,有时候责任会很重,他应该期待着这个并且为此准备好。” “你比赛的时候就不会注意那些东西了,”恩比德说,“在比赛中我很好,我没事。现在也很好。” “完美的晚上!!和我的妻子一起品酒看比赛放松。有一个和你一起看比赛放松的女人真是太好了!!!完美。”詹姆斯写道。 对于库班来说,他认为巴恩斯的表现肯定超过了他的预期,他说:“好多了,因为他为接受这样的时刻做好了准备,那就是球星们做的事情,当对手起势的时候,必须有人站出来出手关键的投篮来打破对手的势头,他在前几场比赛里还在找感觉。” 全场比赛,恩比德上场20分钟,14投9中得到了26分,还贡献了7篮板2助攻2盖帽,其中三分球5投3中。 引用网友的一句话“杜兰特在中国的话一定是一个优秀党员,三观很正,可以与我携手建设社会主义。”! 公牛今天将在客场挑战快船。在比赛开始前几个小时,公牛前锋吉米-巴特勒就和快船中锋德安德鲁-乔丹在社交媒体上打起了“嘴仗”。 骑士球星勒布朗-詹姆斯更新了社交媒体,他晒出了自己在家和妻子一起看比赛的照片。 詹姆斯及其好友Carter觉得“随从(posse)”带有种族歧视的色彩,但是杜兰特这么认为。 给您一种最直观,最身临其境的感觉,去深入了解你所热爱的NBA,所热爱的篮球! 库班最后说:“唯一的问题是他愿意领导一支球队并且带领他们前进,承担这样的责任,这是那个问题,这不是关于技术的问题,这不是关于运动能力的问题,不是关于投篮能力的问题,他真的可以领导球队,我们已经开始看到了这一点。” “这是领袖们应该做的事情。你应该为别人创造成功的条件,不管是在篮球场上还是场下,”杜兰特说道,“我在乎的人,无论是我母亲去和其他单身母亲教练或是去帮助她们,还是将我带大、教我打篮球的祖父在邻里间很有影响力,又或是我那个是高中篮球教练的父亲。所以不管你是不是一个顶尖企业的CEO,你要做的就是对年轻人产生影响,这就是为他们创造条件。我最好的朋友之一查理-贝尔开始在体育管理方面有所建树,所以我觉得最重要的是,在你有条件的情况下,去影响许多人。” “在德克受伤后,巴恩斯拾起了领袖的角色,这说明了很多,很多人会躲开这个的。”库班说道。 “我不觉得菲尔是个种族主义者,五届一级方程式冠军刘易斯·汉密尔顿在快车道生,”杜兰特说道,“他只是用了一个很烂的词语,他也不应该对其它球员或者球队评头论足。尽管我觉得菲尔不是这个意思,但是确实听上去有些贬低的含义。我理解勒布朗生气的原因。” 76人今天主场120-105击败太阳,赛后76人中锋乔尔-恩比德接受了采访。 BGT:小巴真的很幸运有这么一个优秀的老板!库班可以说是NBA老板中为一个不为金钱,爱篮球如命的老板! “我明白勒布朗为什么觉得被冒犯了,”杜兰特说道,“勒布朗不仅仅在球场上打球,他在球场下也在努力工作。他并不仅仅致力于篮球场事业,场下的他也做得很棒,他一直在为他自己,他的孩子,他孩子的孩子树立榜样。在这样做了十多年以后,如果没有合作伙伴帮助他维持这个事业(那是非常困难的),所以我明白他为什么会觉得被冒犯了。”